我們搬離母親居住了大約有50年之久的

位在台北北門之日式房子鐵路局宿舍已有78年了,

我也在那裡誕生、成長到出了社會,

且工作了許多年之後,才跟著母親搬離那個日式房子的家園。

 

這棟房子在我們居住之前,是日本人曾經住過的地方,

我年少的時候,也沒見到前屋主來過我的舊家探訪,

直到我們快要搬離的前二、三年,便出現了一位瘦小的

日本老先生會固定在每年的某天突然造訪。他會帶著水果,

即便是大家言語不通,他也會用肢體語言跟我母親要求

一起在我的舊家拍幾張合照。我想這棟房子有他年輕時候

居住過的一段回憶,到了年歲漸長,就更增加他

對這棟房子的思念之情!如今,我們搬離之後,

鐵路局就任由房子空置著、破損著,還讓雜草蔓延著,

房子一定變成破舊不堪了。當初住在隔壁密報我們的

鄰居,現在住在旁邊,一定也不會好受吧!

至於那日本人恐怕也不會再度光臨了,真是世事多變!

 

還記得我們家的大門白天都不上鎖,到了晚上才由裡面

將門閂給閂上。全家人外出時,大門也是開開著,

僅將玄關門鎖住。母親現在有時候會不太記得事情,但是,

每到晚上,他一定會提醒我們,大門鎖好了沒?

老人家永遠會記得每天睡覺前一定要鎖好大門的。

 

日式房子連同前後院就大約有50坪大,

原本是四房兩廳的格局,因為家中成員陸續增加,

我們還加蓋了兩間房間,可見得原始的院子有多大!

在我的印象中,我們家的院子種過檸檬樹、香蕉樹、

芭蕉樹、木瓜樹、芒果樹等很多種類的水果;

還種過葡萄、絲瓜等爬藤類的植物。 前院還有一顆大榕樹,

我們小孩子會在榕樹的枝頭綁著草繩,底下架著一塊木板,

在院子裡玩盪鞦韆。有時候盪鞦韆盪得很高時,

都可以看到圍牆外的街景。

 

我還擁有一張小時候和弟弟在後院子裡拍的合照,

那時候弟弟是穿著開襠褲的,

而我們兩人穿的衣服上面還有補釘。

在過去這樣的穿著補釘的衣服代表著家境生活清苦,

現在則是代表著時尚或是一種自我表現!

並且還流行穿著破褲呢!

即使衣服破破舊舊的,也不需要補釘,

因為那就是一種新時尚嘛!

 

日式房子的每間房子都相通,平時可打開地面有軌道的

木板隔間門,(最早我們家是使用日式糊紙小窗格的門,

因為孩子們調皮,會用手指頭戳破紙糊的窗格上的紙,

後來才換成木板隔間門。)小孩子就能在房子裡玩躲猫猫了。

當要睡覺時,再將隔間門給關上。

 

住在日式的房子裡,在童年時的回憶是美好的,因為,

我們在自家房子裡就有很大的空間可以玩樂。

日式房子幾乎是我們全家小孩成長居住的房子,

也一定會帶給我們八個兄弟姊妹有個美好難忘的回憶!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女兒紅

Ku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