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4020608378.jpg瑞士  

 

現在的我似乎是在靠回憶來過日子了!我有這麼大的

年紀嗎?其實是想趁現在還沒開始忙於工作之際,

寫寫文章,也為自己留下一些生活的精彩片段。

 

1990年9月下旬,我在英國南部布來頓 Brighton 的

某所瑞士人所辦的語言學校,三個月期的英語課程

將告結束。坐在我左手邊位子的年輕男孩,才剛剛

要進入大學就讀。他的名字叫作 Pius,是來自瑞士

靠近蘇黎世的山上酪農業人家的子弟。

 

Pius 長得瘦瘦高高的,我跟他一起合照,他比我

高出了有一個半頭高,大約有 一米 九的身高吧!

他生長在瑞士山區,很少有機會或者根本是沒機會

看到海吧!在課程的最後一天,他約我隔天一早

去學校附近的海邊,做一趟最後的海的巡禮。

我是個在島國長大的人,自然對於海邊是沒有

多大的興趣。不過,為了這位瑞士小男孩長期

坐在我旁邊一起上課的情誼,我慨然允諾陪他一起

去海邊看海及拍照。最後一天上課的晚上,我們

還相約一起去 King & Queen  英式酒吧聽爵士樂

現場演奏。我們各自點了一杯冰涼的 white wine,

一邊小酌一邊聽音樂,一起共渡了 Pius 在英國的

最後一個晚上。他在隔天早上與我去海邊看海之後,

就馬上要回瑞士了。

 

我在英國可是跟同學逛了不少的酒吧,通常是手裡

拿著一杯調酒,跟著一群人站在酒吧裡,大家擠成

一堆,然後,耳邊音樂震天價響,我們得撕開喉嚨

大聲談話。回到台灣之後,我卻從來也沒去過酒吧,

很奇怪吧!在國外的時候可以入境隨俗,回到台灣,

就沒有感覺去酒吧會有什麼樣的樂趣!

 

當我獨自一人到歐洲大陸自助旅行,走到匈牙利時,

我寄了一張明信片給 Pius,通知他哪一天我將會從

布達佩斯搭15個鐘頭的火車到蘇黎世,想借住他家

幾天。到了約定的那一天,經過了漫長的火車之旅,

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步出火車站,面帶著倦容見到了

Pius 和另一位瑞士籍的男同學, Martin。他們先

帶我去車站附近的 tea room 喝咖啡,幫我提神解勞。

然後,再陪我逛了蘇黎世車站附近的商店街 Bahnhof-

strasse (這是德文,只要看到一個單字最後有 strasse

字尾,就是指某某街道的意思。 ) 我這兩位同學還跟

我說,晚上到這條商店街可以來一趟 window shopping,

逛逛商店櫥窗過過癮。他們還陪著我去了一趟博物館, 

並介紹蘇黎世的風光街景給我認識,他們真是很好的

嚮導呢! 

 

到了傍晚該是跟 Martin 告別的時候,我們便互道珍重

再見!然後,我跟著 Pius 到了他山上的住家,我把

我的睡袋送給了Pius, 另外, 送給他的家人我在德國買的

小禮物, 當作是我住他家的一點心意!回去時, Pius 的

媽媽還回送我好幾片片裝的瑞士巧克力,後來,我將

這些巧克力分送給房東及在英國認識的台灣朋友們,

他們都直說瑞士巧克力真好吃!

 

住在 Pius 山上的家,我學會了如何擠牛奶,還跟他家

母牛生下不久的小牛拍照,並在他家院子的雪地上打雪仗。

早上喝的是在他家馬上擠的乳牛的牛奶,和 Pius 媽媽親手

做的麵包。晚上吃的是瑞士起士鍋,搭配一些生菜、麵包,

很平實的食物。我就在借住 Pius 的妹妹房間2天之後,

再度踏上我的新的旅程。

 

Pius 已經結婚了,還寄來他和新娘子的合照。他的妻子

是位律師。幾年前我還跟 Pius 通過 e-mail,或許是他忙

我也在忙吧,我們竟然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聯絡了。

改天再找個時間寫個 e-mail 問問他的近況,也順便讓他

知道我的現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uokuo 的頭像
Kuokuo

女兒紅

Ku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曾姊
  • 與外國人交朋友感覺輕鬆多了
    因為少了一份矯情
  • 九月
  • 好友不要斷了聯絡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