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引.jpg玄武湖  

 

 

在中國大陸搭乘夜間火車是我來到這裡工作三個月之後的

第一次嘗試。話說在 3/31 的那一天早上臨時需要去南京出差,

一直以來都以搭飛機來往杭州機場與出差地的機場。

沒想到由杭州到南京之班機不知何故最近才停飛, 於是,

我考慮到 4/2 一早還要去嘉興某個客戶處,因此,

決定這次南京之行來回都以搭夜車來安排。

 

 

曾經聽聞格友提過她在中國工作的時候,搭乘火車的經驗是

身旁換了不同的人在睡。我那時候還是不太能想像會有

這種事情發生,一旦身臨其境,這些都已不算是什麼

希奇新鮮事了!

 

 

3/31 晚上擔心到了杭州火車站買不到臥舖車票,就跟司機先生

先行去了上虞火車站購買由杭州出發到南京的火車票。

我們司機先生用上虞方言與售票小姐說明要購買的火車班次

並提到要買臥舖車票。曾經看過書上介紹,提到在中國搭乘

長途火車,可以買軟臥較為舒適,當天我一時沒想到軟臥

這檔事,當售票小姐問到要選擇上、中、下舖位時,

以我個人旅行的經驗,選擇上舖是較為安全的。於是,

很順利的各花了 RMB5 在異地火車站購票之手續費

買到了兩張硬臥上舖火車票。

 

4/1 零晨大約兩點時,我跟著一大群人潮排隊

擠進了火車站月台,這個班次的火車是由金華起站的,

所以,由杭州搭車的乘客顯得特別而且更是擁擠,

難怪我的同事會擔心我買不到臥舖

還建議我萬一買不到臥舖時,可以去餐車點東西吃,

順道在那兒休息。

 

跟我同一間臥舖車之下舖床位的是兩位老太太,

一位要去天津 ( 20 HRS) 一位則到終點瀋陽( 30 HRS)

我則是在同日清晨7點 42分到站的 (約 6 HRS)。

跟這兩位老太太比起來,我的旅程是迷你級的。

在去程的這一趟火車之行,Kuokuo 鬧了一次笑話,

我的車票是3上,結果我爬上了1上的位置。

每間六人,一個號碼各有上、中、下位置,

我應該去隔壁間的3號上舖才對。

當查票先生來收回車票保管時,看我已在 1上的位置,

他說就讓 1上的人改去 3上睡好了。

 

火車啟動了,上舖的空間若以Kuokuo身高約 160c m高度,

一坐起來需要縮著脖子,否則頭就要碰到車箱車頂了。

幸好,我天生睡得很沉穩,台灣九二一大地震

沒將我震醒的情況之下,這種火車行進振聲隆隆,

左右搖晃情況下,我一鑽進小小窄窄的被窩裡,

便也能很快的入睡。過了一會兒,依稀聽到一位女乘客

在抱怨她的床位被人占用了,查票服務員跟她說,

我弄錯了位子而且已睡著了,讓這位乘客改睡 3上。

原本她還在嘟嘟嚷嚷爬不上去,我心裡想,

妳買了上舖現在爬不上去,這可不是我的錯啊!

 

 

清晨七點固定會響的手機鬧鈴響起了,

我還有些時間可以去餐車逛逛。我從 5號車箱

一路穿越6、7個車箱來到餐車,點了一客 RMB15的早餐,

端來的餐盤裡放了一碗稀飯、一個小饅頭、

幾樣包括花生米、海帶絲等小菜,

算不上豐盛精緻,與平常在店家消費相較之下,

其實算是貴得嚇人。

 

當我4/1 早上到達了南京火車站,

發現那是一個新蓋不久的火車站,市街還有地下鐵,

火車站的對面則是玄武湖公園。由南京火車站出發

還得搭上約2個小時的車程才能到達客戶的工廠。

我和客人大約在上午11點到達工廠,

中午和客人用餐以及處理一些事務之後,

約在傍晚6點就回到市區玄武湖公園入口處。

Kuokuo則由公園沿著湖邊走到南京火車站。

在公園散步的人還不算少,可惜天色已暗,

只見公園一角被高高城牆包圍著,

又見一大片的修竹聳立在公園的一區,

其內鋪設彎延的木造小棧道供遊人在竹林內散步。

 

4/2 零晨約 2點時,我搭上了一班從東北齊齊哈爾

開往杭州的夜快車。當 Kuokuo 找到自己的舖位時,

發現同間車箱寢室的旅人多已沉沉入睡,

還聽見打呼聲,又見整間六人床舖空間裡

幾乎都是男子時,再聽說我現在的位子

是一位也會打呼的剛在南京下車的男子睡過的床位。

這時候一邊聽到打呼聲,一邊想到那張床位

是別人剛剛睡過的,我就沒有勇氣爬上

不認識的人睡過的床舖上休息。於是,

我選擇了在走道靠窗一種可掀起收放的小座位坐著休息。

今晚車箱服務員覺得我很奇怪,有床位而不躺著休息,

卻要坐著闔眼假寐。我以同間寢室有人打呼為由,

告以聽到打呼聲無法入眠。

 

沒隔多久之後,坐在我附近的服務員跟我說

可以到另一間下舖躺著休息一下

我不好意思拒絕他的好意,

就順著每間寢室沿路找,只可惜並沒找著

恐怕是被同間上舖的人給搶先占了,

我又回到我的小位子上。

 

今晚可真不平靜,半夜聊天不睡的人也很多,

他們多半是要準備在不同的車站下車,

早早起來準備下車。 這一次服務員又來找我了,

讓我到鄰近的下舖位子休息。

我把身上穿的羽絨衣脫下當被子蓋在身上,

就這樣子才躺下沒幾分鐘,突然聽到婦人聲音,

大聲叫喊她們的床位被人占了

Kuokuo這才與對面床位的年輕男子趕忙起身,

將床位還給兩位真正擁有的女士們,面紅耳赤的離去。

看著她們很自然的掀起被子就往身上蓋,

一點也不在意剛剛的床舖被人躺過。

經過這一夜的折騰, 我回到自己所屬的空間,

眼見同間寢室已剩 2、3人了,

我終於爬上我的床舖休息一會兒。

再沒幾個小時之後,我便能抵達嘉興火車站了。

 

這一趟火車之旅,Kuokuo 的心得是,

如能買到四人一間的軟臥,就買軟臥; 另外,

隨身要帶一條住宿青年之家必備的像是睡袋造型的

白色薄的T/C材質的套子。 以後不論棉被是被誰使用過,

我身上套著這一床T/C 套子,

內心也就能較為安穩的入睡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女兒紅

Kuo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